改變世代的生命(五)
勝過傷痕,要紀念神的恩典

【經文 創30:25;37:20;39:9;39:3;50:15;徒7:9】

講員:蔡少琪傳道   記錄:余佩玲姊妹

在教會的事奉生活中,常會經歷很多美麗的祝福;但熱心事奉、敬虔愛主的人卻難免有困難 、傷痛及受傷。

認識一位來自中國大陸在美國信主的弟兄,初信時候非常感恩,因他看見美國華人教會中,有來臺自灣、中國大陸、東南亞和美國的華僑,與香港的弟兄姊妹共聚一堂、和睦同居 。雖然從國家角度而言,中國大陸和臺灣尚未統一,但在教會角度而言卻已統一。但他進入事奉中,也面對難處。因為,服事主的時候,要進入不同人的生命裡;磨合起來有時候像美麗的春天。但有時就像寒冷的冬天一樣。常有機會參與不同的成長班,我察覺不同成長班都各自有其特色,其中一個觀察就是基督徒的人生並不平順。有些肢體患上癌症,正面對化療這些艱難的日子,他們包括了敬虔愛主的導師、班長或組長等。

今期教會的雙月報,提示我們三個要項:1.張慕皚牧師指稱今年感恩節八千人的聯合崇拜,是初步體現將來教會建堂合一敬拜的美麗。2.陳世英執事在受訪中說:「有些信徒因為看見教會有瑕疵而離開教會,殊屬可惜!」3.麥兆輝牧師在他的感恩見證中有這樣一段說話:「經過十二年的學術和研究生涯,讓我學曉三個屬靈功課。第一,世事無常,謀事在人,成事在天。第二,信心經過試煉,才算得上是真信心。第三,神揀選的人,必加熬煉。」當我們放眼身邊的人,包括在工作場所、學校或社臚丑A他們的經歷都並非「天色常藍」。機構中服事的基督徒、或教會中熱心事奉者,都難免在磨合中有痛楚,有難處。

耶穌基督提醒我們作世上的光;這就是燈塔的光芒,引導航海者不致觸礁,對航海的人,燈塔發揮了重要的作用。耶穌把教會喻為金燈台,保羅更說:「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,作明光照耀。」(腓2:15)就像燈塔一樣,經歷無數黑暗、大風浪、海水侵蝕及衝擊,縱或傷痕斑斑,它依然發光,依然是世上的光。

南非有個地方名叫好望角( Cape of Good Hope ),引伸作好好盼望的一角。1488年葡萄牙著名航海家Y亞士經過漫長的歲月才發現好望角這地方。這地風高浪急,形勢險峻,時有翻船事件,原稱為風暴角 (Cape of Storms)之稱。然船隻一旦繞過過好望角,便可向亞洲、印度開展;所以我們切勿定睛在風暴中,只要超越艱難,就大有盼望。

成長班這季度查考<使徒行傳>,其中有一重要的經文這樣說:「我們進入神的國,必須經歷許多的艱難」。豐盛和艱難兩者究竟如何磨合?以下讓我們借約瑟的生平仔細考查,探究他生命如何發放光芒。

(一) 敬虔愛主,並要準備經歷許多的傷痛

約瑟年幼便面對喪母之苦,「拉結生約瑟之後,雅各對拉班說,請打發我走,叫我回到我本鄉本土去。」(創30:25)。相信大家都記得雅各的故事,雅各很喜歡拉結。拉結的父親拉班要求雅各為娶他的女兒服事他七年,但到結婚那天,卻把大女兒許配給雅各。雅各因為深愛拉結的緣故,只好再服事拉班七年。換句話說,雅各前後工作了十四年,才得了兩個太太。到約瑟六歲時,雅各已留在拉班那裡二十年了;當他們離開拉班時,拉結懷了身孕,並在途中因難產而死。由此可知,約瑟年幼喪母並在艱難的日子中成長。

約瑟也面對兄弟不和、排斥及傷害;當約瑟將異夢告訴兄長時,他們就更不喜歡他。「約瑟作了一夢,告訴他哥哥們,他們就越發恨他。」 (創37:5) 「他的哥哥們回答說,難道你悜n作我們的王麼,難道你要管轄我們麼,他們就因為他的夢,和他的話,越發恨他。」(創37:8)「他哥哥都嫉妒他。」(創37:11)哥哥們對約瑟既恨且妒並說:「來罷,我們將他殺了,丟在一個坑堙A就說有惡獸把他喫了,我們且看他的夢將來怎狩芊C」(創37: 20)神揀選亞伯拉罕、以撒、雅各;在這選民的家庭,竟然也有兄弟相殘的情況出現。這些經文提醒我們,人的罪有何等的深!有時候,基督徒在工作中、家庭中、或服事中,都會產生令人惋惜的例子。約瑟年幼喪母,又被兄弟嫉妒、懷恨甚至想害死他;生命似乎一波未平、一波又起,步步向下。約瑟後期被賣為奴,像他一個父親寵愛的驕兒,但竟淪落為奴,真是情何以堪;不單如此,後來還被人誣捏。約瑟堅拒主母同寢,反被主母誣捏他欺負主母。名聲對人很重要,最近一份雜誌訪問臺北副市長。他替馬英九可惜說:「馬英九一生清廉自持,如今被人指控,對他是一生極大的打擊。」對基督徒來說,人格被人懷疑、誤會,或誣捏,傷痕和傷心都很大。約瑟不單止經歷這幾方面震盪,還淪落為死囚。因為被主母誣捏而被下在監堙A只得死路一條。由一個父親很疼愛的兒子,一變而階下囚,是相當大的衝擊。

約瑟難得在艱難中得見曙光,有機會沈冤得雪,但當酒政得救後,卻忘恩負義,沒有兌現他的承諾。在人生不如意或在患難中時,曾經蒙自己相助的人都離我們而去。一線曙光也沒有了,是極艱難的,例如得了癌症,醫生起初抱有希望,但突然又說無能為力─。保羅曾說:「……在受試探的時候,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,叫你們能忍受得住」。但約瑟當時連出路也沒有,陷入生命低谷中,且越陷越低,好像完全失去盼望。

約瑟十七歲被賣,含k受屈十三年;直至三十歲才出來替法老解夢。約瑟在牢獄中勤奮工作,這是很大的提醒,神很愛的人,未必很快就替他解決問題。就像約瑟,也要經歷十三年;而摩西呢,神要他等待四十年。當你在艱難中,又能堅持多久呢?世人面對人間的傷痕與艱困時,跟約瑟的反應很不同。記得兩年多前,在春節的時候,在四川省都江堰發生一件命案。有一位胡小龍二十七歲。他小時候,胡父和另一村民因捕魚而起爭執。幾年後,胡父去世,胡小龍總以為父的死,是因那跟他爭魚的村民而起,所以常抱荂y替父報仇』的心態。案發時是年初一,他在家堨峇儥瓞g在牆上:「殺、殺、殺,臥薪嘗膽,此仇不報,誓不為人,枉為男兒,血染仇門。」結果胡小龍果真在年初一拿刀擘死幾個人,最後被人緝拿。從這故事中可知仇恨在胡小龍內心存在二十年之久。胡小龍很強壯,拿了武術獎,相信也能賺取金錢,若不是仇恨控制他 ,相信也能過較舒適的生活。

德蘭修女的名句:「愛至傷痛,才是真愛」(Love until it hurts)她說耶穌 渴望我們回報祂的愛,人人都行正路,親近神 。耶穌一生服事人,猶太人用甚麼回報祂呢?釘死祂在十字架上!耶穌愛世人,定意要付出,但人類卻以『恨』來回報祂的愛。但有時候,我們要弄清楚傷痛的來源,是自作自受,罪有應得呢?會否因「看見弟兄眼中有刺,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樑木」,將小事化為大事呢?文革時人很喜歡扣帽子,教會有時不慎,也會不知不覺犯錯,扣對方的帽子。

(二) 在受傷期間,更需與神同行,紀念神的恩典

愛心是從神的激勵而來,是基督十字架的愛激勵我們,使我們有愛心將福音傳開。激勵意思是催迫而來或壓迫而來的愛。經文中所說的愛是基督的愛催迫我們,向自私自利的我死、向只求擁有的我死,惟有當我們向自己死,才能夠為主而活,為這失落的世界而活。我們常提醒大家,教會不是一所為信徒而存在的機構;或許我們投資太多在本身的需要上,而忽略了外面的福音需要。不然教會漸漸會變為一所屬靈的俱樂部,而不是一個拯救遇溺者的平台,這便失去教會存在的目的了。今天我要跟大家介紹三位宣教士,第一位名叫婁理華Walter M.Lowrie,他是美國參議員的兒子,自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畢業後,即被長老會派遣來華宣教。後來竟被強盜殺害,棄屍海中,成了首位為我中華捐軀的殉道者。跟著要介紹另一名叫李岱爾(Eric Liddell)的宣教士,他當時是奧運400公呎短跑的金牌得主,200公呎短跑的銅牌得主;他若留在祖國可以有極顯赫的體育事業。但因著基督的愛,甘願放下一切,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來到中國,被人囚在集中營裡。在集中營當中,有另一位我們所認識的戴紹曾牧師和他的祖父,祖孫二人與李岱爾(Eric Liddell)同時被囚禁在山東的集中營裡。日本人投降之後,他們仍囚禁在集中營,不獲釋放。詎料四個月之後,李岱爾(Eric Liddell)不幸病逝於集中營。一個外籍年青人為福音為中國人的緣故就此犧牲了自己的生命。十九世紀,民國初年,庚子年的拳匪,義和團之亂,很多忠心愛神的宣教士,被人捉拿斬首就義。我們所熟悉的中國內地會,當時就有58位宣教士和他們21位子女一同被殺,這一群人均被神的愛催迫,將他們的生命犧牲在中國的地土上。最後,我要介紹一位名叫畢得經(Horace T.Pitkin)的宣教士。他是耶魯大學法律系的學生,他在大二那年就在一個夏令會中簽了志願卡,並開始在同學間傳遞海外宣教的負擔。1892年大學畢業後旋即入讀紐約協和神學院,四年後即帶同新婚妻子啟程前赴當時十分落後的中國華北宣教,惜不久,便在1900年義和團事變中犧牲了,但他死前仍堅信「上帝的國度仍將在中國建立起來」。他並囑咐家人撫養兒子成人長大,於廿五歲再度來華,替他完成未完的使命。我們的祖國若非有這些捨己為人的宣教士,福音又如何能植根於此呢?今天我們需要有這樣宣教心志的生命。

今天,我們蒙召作宣教士,較少遭遇上述的事情。昔日的宣教士為中國所獻上的,若不感動我們起來向中國人積極努力去傳福音,實在有愧於神和自己的同胞。香港有眾多教會和信徒,有經濟實力,但教會只差派了310位宣教士往世界各地傳福音,實不足夠。求主憐憫我們,願意為這世代而付出,宣教的生命須有基督的愛所催迫的愛心。

(三) 能與神同行,能紀念神的恩典,是蒙大福的人!

歷史名著 <基度山恩仇記>,講述主人翁航海回來,本打算結婚,卻被人所害,成為死囚。後來機緣巧合,不但脫離牢籠,還發現寶藏,化身為基度山伯爵,但對於復仇一事卻仍念念不忘。約瑟卻不是這樣,他與神同行;無論環境順逆,都堅持紀念神,令別人可以從他身上認出他是與神同行的人。

無論是護衛長及法老都認出神與他同行:「他主人見耶和華與他同在,又見耶和華使他手裡所辦的盡都順利」(創39:3);「凡在約瑟手下的事,司獄一概不察,因為耶和華與約瑟同在,耶和華使他所作的盡都順利。」(創39:23);「法老對臣僕說:像這樣的人,有神的靈在他裡頭,我們豈能找得著呢。」(創41:38)這也是司提反在新約對約瑟的綜合評價:「先祖嫉妒約瑟,把他賣到埃及去,神卻與他同在。」 (徒7:9)

最後聖經提醒我們:「約瑟的哥哥們見父親死了,就說:或者約瑟懷恨我們,照著我們從前待他一切的惡,足足的報復我們。」(創50:15)這事離兄弟賣約瑟已39年,但罪責卻與他們同在!誰是蒙福呢?是犯罪的人?還是以愛還恨、與神同行的人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