祝福萬民的福音(十一)不敬拜神的,是何等的無知﹗
2010-06-20
 

祝福萬民的福音(十一)不敬拜神的,是何等的無知﹗

【經文 羅1:21 - 25】

講員:蔡少琪牧師 記錄:余曼麗姊妹

沒有神的同行,人在變幻的人生道路上會容易走迷,不能堅持,自取沈淪。若能得着天父,以祂作榜樣,則人生的路途會愈走愈光明。今天剛好是父親節,送眾弟兄們一段話:「信靠天父,做個好爸爸。信靠天父,做個好男人。」

一、不敬拜真神的人,是何等無知﹗

人一生最重要的決定,就是敬拜真神,這個決定影響人一生。保羅指出不敬畏真神的人,不將應有的尊重歸予神;自以為聰明,但卻是愚蠢及無知。 『「因為」雖然知道神,他們卻「不以神為神」來「榮耀祂」或「感謝祂」,但在他們的「思想」裏(in their thoughts),他們已變得虛妄,他們「無知的心」已經昏暗了。』(羅1:21直譯)神是光,不敬畏神的人,以為可享有自由,在黑暗中任意行走。『以為是聰明人,卻成了愚蠢﹗』(羅1:22直譯)最愚蠢者莫過於敬拜那必朽壞的受造之物。神以祂的形象來創造人,讓人來管理萬物,萬物理應受人管理,但人倒反過來敬拜木頭、猴子、蛇等受造之物。人並且將「不能朽壞之神」的榮耀,「變換」(changed)成「必朽壞的人」、飛禽、走獸和爬蟲的「偶像」(icon)的「樣式」(likeness)(羅1:23直譯)。縱觀宇宙的浩大、精細及榮美,會否出自一根木頭、一隻猴子、甚至一個人的創造?絕不可能﹗敬拜那必朽壞的受造之物是何等愚蠢呢!

在拜偶像的事情上,人顯得極其無知及愚蠢;不論學識多寡,都會向人或飛禽走獸的偶像膜拜。因此新舊約聖經都有一個重要的教導:人必須有正確的生命方向!要敬拜真神,不可拜偶像﹗神藉着摩西頒佈十誡,第一條的誡命是:除了我以外,你不可有別的神(出20:3)。敬拜真神,是首要的誡命,較諸「百行以孝為先」還重要。當人不敬拜真神時,就會尋找替代物;所以,第二誡命是不可為自己雕刻「偶像」(idol),不可作甚麼「形像」(likeness),也不可跪拜那些受造物的像(出20:4-5)。神以祂的形像樣式創造我們,賜人聰明智慧,希望我們「更像」神,希望人愈來愈像創造主。這是向上的追求!當人不敬拜真神,反以神的創造物為敬拜對象時,這是向下的墮落。當人拜偶像時,人是以那「不算為神的」(no-god),觸動神的忿恨,以「虛無」(vanities),惹了神的怒氣(申32:21)。敬畏耶和華,是知識及智慧的開端(箴1:7;9:10)。言下之意,不敬畏神的人,既無智慧也無知識,愚妄之至。人作為受造物,若不敬拜神,就必然有極大屬靈的空虛,就必用情慾、科學、迷信、物質追求等去填補這空虛;然而總不能填滿。遠離真神,只有空虛。奧古斯丁在《懺悔錄》直言:「神啊﹗祢為了祢的緣故創造了我們﹗我們的心不能安息,直到他們在祢裏面尋到安息。」人追求金錢、追逐收藏品、以各樣情慾控制自己的心,不知何日才可滿足,生命能以安息?思想家巴斯卡在《思想錄》指出,人離開了神之後,就無真正的快樂,落在極大的空虛中:「人嘗試用任何事物去圍繞自己,希望在這些事物中尋求幫助,但是總沒法成功。因為這『無限大的黑洞』需要『無限的和永不改變的』才能填滿,這就是神自己。」人若賺得全世界,卻賠上自己的生命,有甚麼益處呢﹖

上禮拜在北京講道,我提到我曾提到的南韓先天性失明,被父母遺棄的柳藝恩。兩三歲時有人送她一副舊鋼琴,她用心學習,五歲時參加韓國電視節目Star King。她記憶力特強,歌曲聽過一遍就能彈奏。她也彈奏了「你是為愛而生」(You are born to be loved)。一個自出娘胎就遭遺棄的失明小女孩,竟然奏出此曲,告訴世人「我」是為愛而生﹗若不是福音和基督的愛,可能嗎?一年後再應邀上電視台,她這次揀選了另一首詩歌:「結出另一個果子」(To bear another fruit)。藝恩六歲就立志要結果子。令我更感動的是藝恩的養父原來在車禍中癱瘓,終生要依賴輪椅,他與教會一名不能生育的姊妹結婚,收養了失明的藝恩。他們夫婦倆在收養藝恩當天,斷然不會認為數年後藝恩會成名,收養是源於「愛」。在北京時,剛好他們推動弟兄姊妹關心孤兒的服侍。在這父親節的主日,我們也要立志成為很多艱難的生命的屬靈的父母!

二、不敬拜真神的人,自害己命,自取沈淪﹗

人的身體雖然有奇妙的創造,但到某些年日自會衰殘。保羅提醒我們要以「必朽壞的生命」「交換」「不朽壞的生命」。我們不是都要睡覺,乃是「都要改變」(we all shall be changed)。在眨眼間,號角吹起時,死人要復活成為不朽壞的,我們都要「改變」(we shall be changed)。「這必朽壞的」,總要「變成」(穿上)(put on)「不朽壞的」;這必死的,總要「變成」(穿上)(put on)不死的(林前15:51-53)。正確的人生追求,是將「朽壞」換取「不朽壞」的。

相反,羅馬書第一章談到那些拜偶像的人,他們卻是以「偶像」代替「真神」,自己成為不潔!不要不朽壞之神的榮耀,卻要換取自己因情慾而得的羞辱。羅馬書第一章以人三個愚蠢的「變換」去對比神對墮落的人三個的「交出/任憑」。第一個替代是將「不能朽壞之神」的榮耀,「變換」(changed)成「必朽壞的人」和低等偶像;交換的結果是神「交出」(handed over)(paradidomi)他們,讓他們離開神,任由他們按着心裏的情慾成為「不潔」,羞辱自己的身體(羅1:23-24直譯)。正如耶穌所舉浪子的比喻中的浪子,他離開父親後連豬食的都想吃。第二個「變換」是將神的「真理」「變為」(changed)「謊言」,敬拜「受造之物」以代替「造物之主」;神又「交出」(handed over)他們!當他們愈離開神,神就愈離開他們,他們就愈放縱;甚至發展至同性戀,把女性「順性的用處」「變為」(changed)「逆性的用處」(羅1:25-26)。當人的生命愈趨敗壞時,神就再一次「交出」(handed over)他們,讓他們就「存邪僻的心」(to a worthless mind),盡行那些不合理的事(羅1:28)。當我們不要神,要卑賤的偶像,我們最後換取的是神的審判和自身的沉淪和羞辱。

聲稱無神論的中國共產黨,官員迷信者不少。河北省高邑縣一條新建有五、六條行車道的道路上竟然有飛機擋路。原因是某地方官員迷信道路上來往的車輛衝着縣政府辦公大樓,破壞風水,故以棺材樣式的飛機堵塞,以期「升官發財」。因為群眾的不滿投訴,這位地方官結果烏紗不保。2006年帶領德國隊奪得世界盃季軍的奇連士文,應邀出任拜仁慕尼黑教練,在球會裝上四尊佛像,意謂可向球員提供「氣」能量。但結果如何呢?他2008年7月上任,2009年4月已被辭退。迷信實在是半點益處也沒有。

人有四個最重要的關係:就是與神、與他人、與自己及與萬物的關係。在伊甸園時,人與神溝通密切;亞當將夏娃看成骨中之骨,肉中之肉;亞當為萬物起名字,和諧相處。四重關係都是美好的!但當人墮落犯罪後,一切關係都遭破壞:人離棄神,拜偶像,自甘卑賤,傷害他人,甚至向受造物屈膝跪拜。一切由「美好」變成「不好」。保羅直指不敬拜真神,拜偶像,是人沉淪的根本。

三、敬拜真神的,效法天父,信靠天父,成為祝福﹗

主耶穌特別教導我們稱神為「天父」,讓我們效法天父,以祂為榜樣,成為別人的祝福。地上的民主政制固有可取,但更重要的是這個群體是否一個敬畏神的群體,有敬畏神的生命素質。以耶和華為神的,那國是有福的(詩33:12)。主耶穌教導我們,要我們像天父一樣完全(太5:48)!這是極高的要求,但這卻是讓我們「不斷向上」的追求!是有方向、有原則、有榮美的目標的追求。相反,拜偶像的人的追求,是不斷向下的追求:放縱,沉淪,愈變愈卑賤。但我們不但有高貴的追求,也有神隨時的幫助。效法天父,信靠天父,何等美好!(太6:32-33)。

1931年,18歲的微勞士牧師(Dr. Mills)蒙召從加拿大前往貧窮的中國宣教。微牧師之父十分不滿,着兒子別再寫信給他,特別不要描述居於中國的苦況;但倘若他經不住困苦願返回加國時,父親樂於迎接他。1940年中國抗戰期間,就着救濟的事工微牧師決意在華南地區成立一中美救援組織。有人提醒他在戰爭中,何來賑災的錢﹖微牧師在紙上寫上「信」一字;解釋說他打從1931年在中國服事,都是靠着信心而活。神是掌管萬有的,只要信靠祂,祂自會負責。二次大戰結束後,微牧師的孤兒服事擴展至華北、日本、韓國、香港等地。1949年夏天,微牧師遭中國共產黨軟禁,控以間諜罪,認為孤兒院只不過是掩人耳目的工具。微牧師回應盤問他的人:『我問心無愧。若我被處死,請剖開我的心,你就會看到只有「中國」兩個字。』結果微牧師被釋放了。

1950年代,微牧師與其他華南地區的孤兒機構一道遷至到香港。面對大量的難民孤兒,微牧師就想到要建立一所可容納上千孤兒的孤兒院,遂向政府申請撥地。當時在烏溪沙有28畝地可供申請,但只能以公開競投方式進行。試問一個窮宣教士焉能與有財有勢的地產商比拚。在禱告中微牧師興起一個念頭,遂邀請一位建築師為這個兒童新村設計圖則;又向記者朋友分享他的計劃。微牧師在烏溪沙建設兒童新村的計劃,經報章廣泛報導後,拍賣當天,拍賣官守候了兩個小時,還不見有地產商前來競投,因此微牧師就以一角錢一平方呎的價錢合共12萬元投得這28畝地,投得這「烏溪沙兒童新村」 (Children’s Garden)。微牧師不但發展孤兒事工,面對徙置區大量的失學兒童,他更倡議在徙置大廈天台興辦學校。微牧師又以香港兒童事工的運作模式作藍本,在印度、泰國、菲律賓、印尼、臺灣、非洲、南美甚至歐洲各地擴展兒童事工。1958年,在他所屬的機構,受助的兒童多達25萬名。

微牧師年老退休後返回美國,在南部維珍尼亞一浸信會牧會,遇上了當年在香港孤兒院長大的陳振威醫生。陳醫生年少時遭父母遺棄,情緒極度受困,十分反叛。及後在院內決志信主,重拾生命的意義。陳醫生以極其出色的學業成績,靠着一個又一個的獎學金,在美國哈佛大學取得他的心臟專科資格。陳醫生在維珍尼亞浸信會的聚會程序表上,赫然發現一個熟悉的名字:Dr. Mills。相認時彼此歡喜若狂。極為奇妙的是,陳醫生後來成了微牧師晚年的私人醫生。今天的陳醫生,委身在建立良好家庭和孤兒院等事工,成為多人的祝福。

聖經上有兩條路可供選擇:你大可以選擇闊路,放縱情慾,拜低等動物,自取卑賤,最終引向死亡;你亦可以選擇窄路,學效天父,信靠天父,追求榮美的生命,成為多人的祝福。你的抉擇是甚麼呢?

     
Copyright © Kowloon City Baptist Church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