祝福萬民的福音(十)人是無可推諉的
2010-05-30
 

祝福萬民的福音(十)人是無可推諉的

【經文 羅1:19-20】

講員:蔡少琪牧師   記錄:周安息姊妹

神的忿怒臨到不虔不敬的人身上。當面臨神的審判時,人可能會有諸多藉口,說他們不認識神,所以不應該這樣嚴厲審判他們。但在今天的經文,保羅指出藉著人的良心和神的創造,人多多少少知道神的存在和神會審判我們,所以罪人面對神的審判時是無可推諉的。人有很多擔憂;包括健康,經濟的壓力,家庭問題,競爭的壓力等等。紐約時報談到:以前日本的電子產品風靡世界,現今日本人排隊搶購美國iphone, ipad等產品,日本的平面電視機輸給南韓,平價的東西輸給中國!人容易為失去競爭力而擔憂!但我們更應該擔憂的,是罪惡所造成的破壞!創世記指出,隨着人類犯罪,勞苦與罪臨到世界。最近報紙報導一則可怖的新聞,報載英國一個生理學博士,連續殺了六個女人,聲稱將她們剖屍,甚至將她們部分殘肢吃了!這人在網誌上形容自己是「魔鬼」,是「虛假的人類」!香港最近一則新聞,報導一對同居夫婦,寧願用錢抽煙也不給三個月大的女兒吃飽,寧願玩電子遊戲也不照顧孩子;甚至將奶粉稀釋,令孩子活生生餓死!這些駭人聽聞的事例提醒我們,如果沒有福音,世界就沒盼望,但人在這過程中卻往往找藉口逃避福音。

一.人多多少少知道神的存在!不能用「以為沒有神」作為犯罪的藉口

不信神的人對神沒有完全的認識,但仍多多少少知道神的存在!羅一19-20談到神的事情原顯明在『人心中』(in them),這裏是指在「他們裏面」,是承接羅一18而言,指出這些「不敬虔、不公義的人」將受到神忿怒的審判。「無可推諉」(inexcusable)的直譯是「不能答辯」(unapologetic),是法庭用語,表示出當神審判惡人時,他們是無能答辯的。當惡人用各種方法壓抑神存在這事實(詩十4,十四1),神所喜悅的,卻要深信神是存在的,正如來十一6說:「人非有信,就不能得神喜悅;因為到神面來的人,必須信『有神』(He is),且信祂賞賜那尋求祂的人。』神喜悅的人必須深信神是存在的,「祂是」神,祂是存在的!神的永能不單強調神的全能,也提醒我們神對人的掌管,不單在今生,也包括來生,是永遠的掌權。所以耶穌說:「那殺身體,不能殺靈魂的,不要怕他們;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,正要怕他」(太十28)。

保羅藉著今天經文提醒我們人多多少少知道神的存在。對於這個真理,神學家希望用「普通啟示」來表達此真理。「普通啟示」讓人或多或少知道神的存在,讓人對神的審判無可推諉!以約拿記為例,神呼召約拿傳講神的審判,約拿不肯往東邊的尼尼微城去,反坐船逃向西邊,神藉風浪懲罰他。約拿對神認識頗深,深知風浪乃由自己引起,鼓勵水手將自己拋到海裏。但對神僅有少許認識的水手們,卻仍盡力拯救他,因為他們也怕「流無辜人血」,這顯明非信徒也多多少少知道神的審判!宗教改革家加爾文希望用「人多多少少有神的意識」(sense of divinity)來表達這真理。他說,「這種對神能力的意識,成為敬虔的老師,宗教也是從這引發出來。」加爾文指出,世上所有民族都有宗教,特別有偶像的敬拜,人不願意向人屈膝,卻願意拜偶像,這顯明這種「神的意識」(sense of divinity)顯在世人心裏。加爾文指出:「沒有一個國家和民族野蠻到不相信有一位神。自有世界以來,既沒有一家一國是完全沒有宗教的,這就是默認,每人心底裡總刻有多少對神的意識(sense of divinity)。偶像崇拜本身便足以證明這看法。」中國人也不例外,多多少少感受到神的存在和知道有神的審判。中國人的民間諺語說:「舉頭三尺有神明」,「天網灰灰,疏而不漏」,「冥冥之中有主宰」,「小心有報應」等等,都在說明中國人大多相信冥冥中有神存在。桑安柱牧師在《從懷疑到信仰》一書,講到以前北京一個故事,話說有個郵差在郊外送信的途中,在路邊發現一個棄嬰,嬰兒的包袱裏有二百塊大洋,有一字條寫着:「請仁人君子,扶養這嬰孩。」郵差只想要錢而不想要小孩,於是把嬰孩弄死了,拿走了大洋。回到家中正在數點大洋時,有警察來敲門問道:「有沒人的兒子被人弄死?」郵差心虛地答:「我沒弄死那孩子!」後來發現門外有交通意外,警察在問有那家孩子被撞死,他出門一看,竟然瞥見自己的兒子被車子輾死,當場被嚇呆了。我們身邊有許多故事提醒我們,無論有多大奸計,人總不能逃避神的審判!

1990年1月22日,美國時代週刊以 “A Murder in Boston”「在波士頓的一個兇手」為題,談到1989年末的一樁謀殺案。話說,在波士頓的黑人區,有白人在車中求救,說他懷孕的太太被黑人開槍射殺,連自己肚腹也受槍。城中人都批判黑人手段殘酷。但事隔數月後,大家發現這白人的弟弟表現異常,見到人就發抖,追查之下,原來這白人自導自演,殺妻騙取保險費,弟弟曾經幫手,得知內情,事後良心不安。最後,這白人跳河自殺。中外的例子都提醒我們,人不能逃脫神的審判。主的審判最公道,因為無論大小事情,我們都不能逃避神的審判。

二.藉着良心和神的創造,人多多少少知道『有神』和『神的審判』

羅二15中所說的「是非之心」,原文是「良心」(conscience)。羅馬時代歷史學家Polybius說,「沒有比人心中的良心是更可怕的證人,更恐怖的原告。」人犯了罪,良心記載了人所作的惡,縱然沒有人在場,到神的審判時,我們自己的良心,就是指證我們犯罪最公道的證人。昔日保羅也說:「弟兄們,我在神面前行事為人都是憑著良心,直到今日」(徒二十三1)。一個人能問心無愧,乃是恩典;能有良心的提點,是神給我們的大恩典。所以我們切不要壓抑良心的感動和提醒,基督徒更不可消滅聖靈的感動。若我們埋沒良心,使之灰暗,這嚴重的罪會使人走上不歸的路。保羅說:「有人丟棄良心,就在真道上如同船破壞了一般。」並且,有些人的良心「好像被熱鐵烙慣了一樣」(提前一19;四2),被埋沒了,不能發生作用。這樣的人只能走向沉淪!
管理學大師杜拉克,在《旁觀者》一書談到他在德國法蘭克福一間大報館當資深編輯的往事,其間也曾應邀到大學執教。當時候納粹黨剛剛接管法蘭克福大學,並宣佈說:「立即辭退所有猶太籍教職員,如有不從,立刻送去集中營。」杜拉克唯有辭職準備離開德國,回到維也納。那晚上,一個穿着納粹軍裝的人跑到他面前,細看之下,原來是一個認識的報社編輯漢斯。他因參加納粹黨,聽到他們內部準備殺害猶太人的恐怖信息,非常擔心猶太籍的前同居女友,希望杜拉克在遠地能接待她。當杜拉克邀請他一起離開時,他卻不願意,因為參加了納粹黨,他能飛黃騰達!他明知納粹黨的殘忍,卻埋沒了良心。最後,他成了屠殺萬千猶太人的納粹秘密警察的頭目。但十二年後卻自殺了!他為了利益而埋沒良心,這是人沉淪的開始。

神不單在良心中,也在浩瀚的宇宙和精巧的創造中,讓我們認識到「有神」。『諸天述說神的榮耀,穹蒼傳揚祂的手段』(詩十九1)。靈修時,我喜歡在海灘上與神傾心吐意。並在廣闊的視野中,感受到神的偉大,自己的渺小。正如賽四十一15說:「世上的人只像水桶中的一滴。」人類以前沒機會去外太空,高科技將人帶上月球,發現整個大宇宙果然非常浩瀚,地球比水桶中的一滴還小呢!在這一水滴中,包括六十幾億人口,我們也只是這一滴中之六十幾億分之一!神何等偉大呢?所以,對科學認識愈深,愈知道這位創造主的偉大,愈感到人的渺小。牛頓說:「我如同是一個小孩子,在浩瀚的沙灘中,偶然拾到一顆美麗的貝殼。」

人能夠活着,每天實在正經歷神的恩典和奇蹟!打開望遠鏡,我們看到宇宙的浩瀚。對著顯微鏡,愈鑽愈有,原來「小宇宙」裡,一個原子中的原子核(nucleus)多麼細小,直徑只有10-15米,就是一毫米,除一千,再除一千,再除一千,再除一千。而若我們要數算一顆鹽粒中的「原子」(atom),若每秒我們能數十億個「原子」這麼快,也要數五百年。神的創造這麼精細,能沒有創造者嗎?

事實上,人能流汗,能有生命氣息,就全是神的恩典(伯十二10,徒十七28)!我們整個生命都在神的掌握中!以「水」為例子!液體中,水很特別。固體的冰,偏偏冰比水輕,浮在水面。反之,如果固體的冰比水重,那麼,寒冷的海冰沉下去,一個嚴冬就會壓死所有水生物。此外,水的「潛熱」(latent heat)高,就是當水蒸發時,能帶走很多熱量;水的「熱容量」(Thermal capacity)高,很多熱,也不會很快提高水的溫度;水的「導熱性」(thermal conductivity),這邊的水的溫度,與另外一邊的溫度不會差別大。想起人的平均體溫是37度左右,若到40-41度就是異常的高燒,有生命危機。人如何能控制自己的體溫呢?當人勞動或運動後產生大量的熱,人體約有七成是水分,水的「熱容量」(Thermal capacity)高,很多的熱量,也不容易產生高燒;此外,流汗,藉著很大的「潛熱」(latent heat),將很多熱量帶走;此外很好的「導熱性」(thermal conductivity),不會讓我們外涼內熱,忽冷忽熱!神的創造何等奇妙!人的身體有何等奇妙的調節功能。所以,能流汗,能有生命氣息,全是神的恩典!

三.不要再找藉口!要「有神」和「有神同行」,要悔改信主

人生一個問題就是找藉口!不面對現實,面對真正的問題。自人墮落後,人常有兩大問題:「找藉口」!「遠離神」!亞當跌倒犯罪後,第一個反應是「躲避耶和華神的面」;然後找藉口,將責任推給神,推給女人(創三8,12)。當人躲避神,推卸責任時,他不可能認罪悔改。正如,上禮拜引用宋尚節說:「神救罪人,但不救假冒為善的人!」因為自知是罪人的,會考慮認罪悔改。但假冒為善的人重視藉口,要面子,不要神,也不悔改!掃羅王和大衛王都曾犯罪;掃羅王至死不悔,找藉口,要面子(撒上十五9,21,30,代上十13,14)。他是個昧着良心,推卸責任,不敢親近神的王,最後更求問交鬼的婦人,所以只有死路,只有沉淪。但大衛王流淚痛悔,親近神(詩五十一4),有錯就認,就改,所以神大大祝福他。

我們基督徒也應像大衛一樣,要勇於認罪悔改,因為事無論大小,神都審判!當我們不肯悔改時,就會愈來愈昧着良心做事,陷入推卸責任遠離神的光景,離神愈來愈遠。保羅說,「人非有信,就不能得神的喜悅;因為『到神面前來』的人必須信『有神』,且『信他賞賜』那尋求他的人」(來十一6)。我們要到神面前,要親近神,要信「有神」,更信神是賜恩典的神!切莫只找審判之路,這樣我們必因罪而經歷神的忿怒!要走恩典之路,要「有神」,有「神的同行」。正如 詩十六8所講:『我將耶和華常擺在我面前,因祂在我右邊,我便不至搖動。』

英國有一位雅各,因鄰居信主後有很大改變。深受激動,在婚禮當天,寧願先處理了信仰問題,寧願遲到,也要決定自己要不要悔改。結果跪下禱告接受主,才到禮堂行禮。婚後,他與太太熱心教會事奉,他是一位窮石匠,但帶職事奉。有兩位社區的流氓不屑他們敬虔事奉,起而行惡,用碎玻璃和泥抹在雅各眼上,他險些眼瞎,卧床三個月!他深知,神說,伸冤在我,我必報應。最後他沒有舉報他們。後來,一個流氓眼睛瞎了,另一個一生倒霉。雅各看重「有神」,重視「事奉神」!一代一代事奉主,戴德生就是他的曾孫。接受神是人生最重要的抉擇!這位雅各選對了,結果這個家族,世代相傳的事奉神!他們是「與神同行」的家族。有神的人生是蒙福的!你的人生,你的家庭,「有神」嗎,「有神同行」嗎,「有神的恩典」嗎?你今天決定信神嗎?

     
Copyright © Kowloon City Baptist Church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