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主作領袖(一)提防歪論、穩守正道
2009-07-05
 

為主作領袖(一)提防歪論、穩守正道

【經文 提前 1:1-11】

講員:蔡少琪牧師 記錄:周安息姊妹

從本周起,我們開始提摩太前書「為主作領袖」這講道系列。現今是一個人材資源競爭激烈的世代,擁有優秀的人材才能在這艱難的世代中得勝。在神的國度裏,常講到神怎樣在祂的子民中揀選、預備、提拔、栽培和堅固領袖;保羅在他生命的晚期,寫下了教牧書信(提摩太前書、提摩太後書和提多書),教導我們,教會要發展,要向萬民傳福音,就要堅固和樹立更多能持守真道的信徒領袖。

一.要興起更多能穩定正道的領袖

保羅在(提前一1-11)講到持守真道領袖的重要性,講到神的家中需要持守真道的領袖;提摩太是保羅屬靈所生的寶貴兒子,除了對提摩太的情誼外,更重要的是要堅立他去為主作工,並間接提醒以弗所教會要支持這位領袖。提前一3節中,保羅囑咐『不可傳異教。』教會要穩定前行,這是大前提。異教,原文解釋為:教導其他不合乎真理的教義。神的家中許多時不是肉身的爭吵,而是持守真理與不持守真理的爭戰,真理與異端的爭戰,正道與歪論的爭戰。這些爭戰可殺人於無形;如果錯誤地信任一些不守真理的領袖,實行錯誤信仰路線,帶來的禍害是極其深遠的。

一個領袖如果沒有守好他的崗位和本份,會帶來深遠的傷害;最近上海有則新聞,剛蓋好的十三層新大樓像骨牌效應一樣倒塌了,假如你買了旁邊的一個單位,或是在大陸另一個地方置了業,你會怎樣想?上海是中國的大都市都如此,其他地方就更難講了!剛過了四川大地震一週年,如果沒有‘豆腐渣工程’,會少死多少人呢?第二次世界大戰前,德國選錯了領袖,錯用了希特勒,危害德國和世界!台灣的陳水扁大學畢業,是律師,做了總統,但他沒真理,沒生命,沒清潔的心,結果害己、害家庭、害社會!今後歷史學家可能會這樣講:美國攻打伊拉克是美國近代衰退的一個重要的轉捩點,國家領導人走錯路,失去列國的尊重,帶來國家龐大的債務,影響國民。金融海嘯就是因為金融方面的領袖沒管理好金融事業,以致影響美國,也傷害很多人。中國人說:「一言興邦,一言喪邦」。自己也曾經歷一個有趣的例子;九零年讀神學院時,曾參加葛培理佈道會的合唱團;有一晚指揮忘了示意大家坐下,全體詩班員守紀律地站着,葛培理已經開始講道,直到指揮意識到,並再走出來提示我們坐下。領袖無意的遺漏,能帶來不便!在社會上不同的工作崗位中,領袖一旦做錯或漏了甚麼,影響可以很深遠。

當保羅思想到神國度的拓展方面,他知道其中最關鍵的,就是樹立合適的領袖。提前一10下提到「敵正道」,兩節經文臚列了十四種敵擋純正教義的事。教會就是真理的柱石,須有純正的教義為根基。耶穌基督就是道理、真理、生命。所以,教會要興旺,首先要堅守真理,不單單要有純正的真理和教義,還要有清心的領袖﹕『但命令的總歸就是愛;這愛是從清潔的心,和無虧的良心,無偽的信心,生出來的』(提前一5)。教會要有好發展,對社會有好的影響,我們就需要能又持守正道又清心正直的領袖!思想教會慶祝七十週年,我們要反思,我們有否努力提拔和培育我們的提摩太呢?不同的領袖有不同的生命的「死穴」(盲點):有些人自己一個人做事可以做得很好,但與人合作就會得罪人;有些人對初信者很溫柔,卻喜歡罵弟兄姊妹;有些人內心很火熱,外表卻吊兒郎當;有些人大事非常熱心,對小事就馬馬虎虎……真巴不得一些成熟的弟兄姊妹,用愛心點出弟兄姊妹之間的盲點,如每個人都能進步,教會就會更興旺了。

教會需要興起更多持守正道的領袖,同時防範那些不守真理、有居心的人成為領袖。當一個群體錯誤相信一個壞領袖時,破壞是深遠的。金融風暴中,美國法庭判了馬多夫坐一百五十年監獄,他害了八千個投資人,影響金錢達一百多億美元以上。在宗教界和福利界,在一九九五年,美國也有一個大金融醜聞。費城有個宗教騙徒,約翰班尼特,成立一個新世時代慈善機構,告訴大家:有個非常有錢的弟兄姊妹,很希望為大家募捐,只要將款項捐給他,過一段時間,就可以得加倍回報。後來銀碼愈來愈大,終於破產了,不少基督教慈善機構,甚至連有名的哈佛大學、普林斯頓大學和威頓學院等都牽涉在內。

無論在社會上,在宗教事務上,歷代都有不守正道的領袖,所以教會需要堅立更多能持守正道的領袖。方向和路線的錯誤可以殺人於無形,影響社會長遠發展。哈佛大學初成立時,由敬虔的清教徒成立,要培育忠心的教牧人才,但慢慢淪陷了,隨後反基督路線主導了哈佛,哈佛大部分的教授都不再持守聖經真理。美南浸信會八零年代曾有信仰路線的大爭戰;當時候,有部分美南浸信會的神學院及部分教會受新派思想影響,其中有個見證指出﹕有神學家教導「我們在天上的『母親』,願人尊你的名為聖,願『皇后』(queendom)的國度降臨」等教導。說到倫理學,會談到有「十個必要條件來支持人們有婚前性行為」,也有講座談到「聖經中支持同性戀的根據」等。當時候,有許多敬虔而保守的領袖奮勇去競選美南浸信會的會長,後來更正了這離開正道的歪風,更新了一些神學院和機構的領導層,美南歷史上稱這為「保守派的復興」。為迎接教會七十週年,求神興起更多持守真道的領袖。訓練事工部十月開始有個《信徒領袖証書》課程,分信徒基礎班、中級班、領袖班,從聖經真理,生命栽培和事奉裝備三個層面訓練,配合各成長班和各部的訓練,為主栽培更多持守真道的領袖。

二.要避免無謂的爭論,並提防歪論

許多時人們有許多無謂的爭論,正如(提前一4)所講。這些我們要避免。並且我們要遠離錯誤的猜測。早期教會時,有異端的諾斯底派,他們經常錯解聖經,例如對『起初,神創造天地』(創一1)。這句經文,他們可以解說是﹕「起初,神造『天神』和『地神』。」這令人聯想起中國民間膜拜的雷神、電神、土地神,他們是這樣隨意解釋聖經!我們作領袖的要避免無謂的爭拗、提防歪論。中世紀許多神學家在修院用很多時間寫神學,有的很美麗、很珍貴、但有時辯論得過分仔細,甚至到達荒謬的程度。其中一個例子是,他們爭論﹕一個針頭上可以站多少個天使?有一神學家說得好:「聖經在何處開始,我們就在何處開始;聖經在何處停止,我們就停止。」聖經有教導,我們就傳講,聖經沒教導,我們就不爭辯。中世紀末,有個神學家奧卡姆(Ockham),提出奧卡姆剃刀原則(Ockham’s Razor):沒必要,就不要再細分了。 

提前一7提到的「教法師」是指着律法的教師而言。當時候,有些以弗所的領袖傳講異教,自稱熟悉律法,但保羅卻指出他們『不明白自己所講說的所論定的』。一個老師連他自己教導的都不明白,那又有何用處呢?能深入淺出,能清晰地教人明白深奧的道理,這才是真正的良師。

我們要提防歪論!歷代很多人扭曲主再來這真理,傳講歪論。聖經在這方面有很清楚的教導:一,要儆醒等候主再來,要與神同工,使萬民得聞福音,直到世界的末了;二、主再來的具體的日子我們不必猜測!但很多人不理,仍舊諸多猜測;九零年代,我到內地探望一位有名望的牧者,他當時候很喜歡研究主何時再來,他說,九六年或九七年主很可能再來。迎接二零零年,有異端我們會很快被提,若有懷孕的婦人,怕身體負重不能被提,特地去墮胎候主再來。美國自1973年,將胎兒定義不是「個人」(person),成為沒有性別的它(it),不是有性別的他/她(he/she),一字之改害死很多人。據估計,美國每天有四千人墮胎,至今為止,大概有三千多萬嬰孩因墮胎死亡。歪理可以殺人於無形,可以遺害深遠。

三.要按正意傳講神的話語

提前一8說到,律法要用得合宜,用得和神的規矩和心意。按照「正意分解」神的道中「正意分解」是「正直」和「切割」兩詞結合而成。我們需要懂得聖經全備的教導。用我常用的「兩條線的神學」的表達,聖經針對不同需要,有不同側重點。針對人可能的躲懶,保羅提醒我們「要恐懼戰兢作成得救的工夫」,但針對沒安全感的人,耶穌的話安慰我們:「我又賜給他們永生,他們永不滅亡,誰也不能從我手裡把他們奪去」(約十28)。

律法有三重功用:一、讓我們知罪(羅三20);二、約束人的惡行,保持社會相對的穩定;三、讓信徒明白神的心意,引導我們按照神的心意行。假冒為善的文士只重視規條,不重視真義。猶太人很重視割禮,但不明的割禮的真義,神的真義是要人心中受割禮,完全離開罪(耶九26;羅二28-29)。要清楚神全備的教導,我們必須接受裝備。有神話語的裝備,生命的雕琢和事奉的裝備,我們才能成為蒙神喜悅的工人。請牢記:「我要受裝備,我要講真理。」

     
Copyright © Kowloon City Baptist Church. All Rights Reserved.